谁创造了故事和神奇?我想应该是时间创造的。

我相信是时间创造了诞生和死亡,

创造了幸福和痛苦,

创造了平静和动荡,

创造了记忆和感受,

创造了理解和想象,

最后创造了故事和神奇。

贺知章《回乡偶书》说的就是时间带来的喜悦和辛酸:

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未改鬓毛衰。

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。

《太平广记》卷第二百七十四讲述了一个由时间创造的故事。

一位名叫崔护的少年,资质甚美可是孤寂寡合。

某一年的清明日,崔护独自来到了城南郊外,看到一处花木葱翠的庭院,占地一亩却寂寥无人。

崔护叩门良久,有一少女娇艳的容貌在门缝中若隐若现,

简单的对话之后,崔护以“寻春独行,酒渴求饮”的理由进入院内,

崔护饮水期间,少女斜倚着一棵盛开着桃花的小树,“妖姿媚态,绰有余妍”。

两人四目相视,久而久之。崔护告辞离去时,少女送至门口。

此后的日子里,崔护度日如年,时刻思念着少女的容颜。

到了第二年的清明日,崔护终于再次起身前往城南,

来到庭院门外,看到花木和门院还是去年的模样,只是人去院空,门上一把大锁显得冰凉和无情。

崔护在伤感和叹息里,将一首小诗题在了门上:

去年今日此门中,

人面桃花相映红。

人面不知何处去,

桃花依旧笑春风。